光大保德信基金魏丽:又见百股票的那个线是乾坤线亿债基,三个月规模增长近三倍

满栀 满栀 11月20日 13:59
光大保德信基金魏丽:又见百亿债基,三个月规模增长近三倍

在利率债投资的战场上,对基本面的敏锐度、收益率曲线的深度研究,是决胜的关键。光大保德信基金经理魏丽做债券投资研究9年时间,对此非常有心得体会。今年她在纯债基金的管理上打了漂亮的一仗,使得产品在二季度规模迅速突破百亿。

魏丽的投资框架以自上而下宏观研究为核心,注重收益和风险的平衡。面对四季度市场,她认为,短期供求关系是影响利率的核心因素,操作上保持谨慎;但中期看好债券牛市,密切跟踪基本面、货币变化。

短端投资关注收益率曲线变化 把握两大基本面拐点获取收益

目前魏丽管理了货怎么买华图的股票币、纯债、混合等多只基金,其中光大恒利纯债基金在今年二季度资产规模实现翻倍增长,从38.05亿元迅速增长至106.40亿元,过去一月收益率0.29%,同类排名前14%,过去一年收益率4.88%,同类排名前51%(数据来源:Wind&银河证券,数据截至2019/9/27)。

关于规模增长的秘诀,魏丽坦言,一方面他们在光大恒利的管理上注重自上而下的分析,今年上半年对基本面拐点把握较好,操作灵活,取得不错收益;另一方面,去年四季度以来,该基金主要投资3年以内的政策性金融债,具备低风险、容量大、高流动性等特征,在货币基金收益率下降背景下,得到银行等机构的青睐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据Wind数据统计,今年以来光大恒利收益率达3.05%,同期中债-金融债券总财富(1-3年)指数收益率为2.98%,超0.07%(数据截正泰光伏股票至2019/09/30)。

回顾上半年的操作,魏丽表示,一是对上半年两个大的基本面拐点把握比较好,4月跌得少,5月涨得多,使得基金总体表现较好;二是对收益率曲线研究比较深入,不仅注重资本利得,也十分注重骑乘收益。

具体来看,魏丽称,经济基本面从去年下半年高斜率下滑,到今年一季度通过货币宽松等手段扭转过来,各项金融数据表现较好,使得4月债券市场出现大跌。“我们在春节前后就发现基本面处于平稳状态,但当时整个市场对债券的定价还是基于基本面下滑的定价,所以我们觉得市场超涨了,大幅缩短了久期并灵活使用杠杆,策略重点从赚取资本利得转为赚 取骑乘收益,因此在4月市场下跌中基金跌幅远低于同业。5月市场担心企业盈利会不会被刺激起来,形成正循环对债券不利,但我们预期基本面将是缓慢下行的趋势,由此市场定价和基本面再次出现差异,我们加大仓位,把剩余期限挪到3年附近,策略重点从赚取骑乘收益转为赚取资本利得。”

魏丽在短端债券基金的管理上颇具心得,她认为,由于短端产品受负债端的影响大于其他产品,在投资过程中需要特别注意流动性的管理,在此基础上开展投资。同时,在投资过程中要注意资金面的变化、信用风险,关注收益率曲线变化带来的投资机会转换等,利率债还要关注自下而上的基本面情况。

中期看好债券牛市 短期操作保持谨慎

当前中国经济处于下行阶段,今年货币宽松、财政积极,但外部环境较为复杂,魏丽表示,这些因素都在中期对利率趋势产生重要影响。因此,从投资的角度来看,会更加关注变量变化的节奏和资产价格定价的反映程度。“比如去年四季度,经济下行趋势明显,但是债券的期限利差仍处于高位,说明市场对于经济下行的过程定价不充分,那就是一个比较好的建仓长债的时点。”

展望未来利率债市场走势,魏丽认为,从月度时间窗口看,供求关系特别是债券投资配置的需求,是影响利率的核心因素;如果将时间范围扩大到季度以上,市场核心变量是基本面,“我们认为四季度CPI达到高位是确定性的,不确定的是通胀与货币政策的传导关系,通胀是否会制约货币政策,因为货币政策直接影响债券的配置需求。如果再看远一点,我们长期看好债市,在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,经济增速趋势性回落,去杠杆的过程利空债券,但去杠杆的结果利好债券,在债务控制的环境内,利率或随着经济增速的回落而下行。”

因此,魏丽表示,中期看好债市,因为经济下行压力仍存,但短期操作上保持谨慎,目前基金的久期策略保持在同类产品的中性水平,杠杆保持低位。后续会密切观察国内外基本面、货币政策的变化。

以自上而下宏观研究为核心 注重收益和风险的平衡

魏丽拥有9年多的债券投研经验,她在2010年就进入基金行业,从债券交易员、研究员做起,再到基金经理助理、基金经理,一步一个脚印,走得十分扎实。

她坦言,区别于其他资产的投资,债券的投资、研究、交易三方面密不可分,比如债券交易可以全面深入地了解到市场的运行,债券研究可以深入研究宏观和信用,自上而下地了解债券的定价,这些是做债券投资的基本素质。“我很幸运在9年多的投研工作中对三方面都有较为深入的了解,这些经历对我当前的工作有着持续的帮助。在产品投资上,我主要采取自上而下的理念,根据对基本面的判断进行投资决策,并在赚取收北京的高科技股票有哪些益的同时控制好回撤,注重收益和风险的平衡。”

债券投资需要搭建宏观研究的框架,魏丽采用中周期和短周期相结合的研究手段。她解释,中周期是设备投资周期,可以理解为经济运行的趋势。中国在过去的15年大约完成了一轮投资周期,前7年上行,2009年四万亿之后见顶,经济开始转入下行。从2011年开始经济趋势回落,至2016年供给侧改革有所企稳,可能进入到L形一横。另外,短周期也就是库存周期,可以理解为经济运行的波动。中国的短周期主要是受货币政策和地产政策周期性的涨落所驱动,大约3年完成一轮周期,与利率牛熊转换的周期一致。

魏丽称,“我们进行利率投资主要跟踪短周期的经济波动。跟踪的经济指标体系包括四个部分:增长、通胀、流动性和政策。四者相结合,确定经济在时钟中的位置和接下来的方向。”

这几年债券投资对自下而上的个券研究越来越精细化,魏丽认为,不仅是因为有市场信用风险频发倒逼,而且也有主动投资的迫切需求。“在固收产品分类日益细化的今天,深挖个券价值,已经成为获取超额收益的重要来源。信用方面的深挖个券,包括对主体的深入研究,发现定价的利差,等待价值的回归。利率方面的深挖个券,包括深入研究收益率曲线,获取骑乘收益。”

目前光大保德信基金在固收产品线上布局较为全面,魏丽表示,会根据不同基金的定位和风险收益特征设定不同的投资策略,包括不同的投资库、风控阈值等。比如在短端货币基金的管理上,设有很多风控阈值,在其范围内操作,严控风险发生。而在恒利的操作上,由于投资的债券主要是利率债,则会根据基本面、买点的把握,降低久期的风险敞口。

相关阅读